第49章

喻景熙停下腳步,注視眼前的男人。

他穿著淺藍色襯衣,打著黑色領帶,身材中等,微胖,國字臉,臉上的肉堆了起來,雙下巴明顯,頭髮打了髮膠,往後梳著,在燈光的照射下,頭髮和臉上似是泛著油光。

典型的一箇中年油膩大叔。

他眼神起色,卻能控製,露出禮貌文明的打量,這是常年在文藝圈混跡,修煉出來的涵養,見色起意,卻能很好的包裝。

喻景熙雖然還是個學生,但她在工廠磨鍊了五年,各色各樣的人都見過,道貌岸然的偽君子,她一眼就能看穿。

什麼製片人,不過是打著成功人士的額幌子,想騙小姑娘上賊船罷了。

“我對娛樂圈不感興趣,麻煩讓讓路。”喻景熙說得很謙遜,也很有禮貌。

能來厲家宴會的,定是有頭有臉的人,她保護自己的同時,也不能得罪人。

黃安全身體一點都冇動,依舊擋在喻景熙麵前:“不想當明星也沒關係,最近我們缺劇本,微劇本特彆短缺,最近市場上流行短劇,不知道姑娘看過冇有,一旦劇本被選中,賣出獨家的話,那價格十萬往上走。”

喻景熙一出現,便驚豔了黃安全的眼,縱使他見過各色明星,可還冇有哪個女人,能美到讓他看一眼,便不想再移開視線。

她的美,含蓄又芳香,就像是一個窮途末路的人,突然見到山野上一朵百合花,百合散發出幽幽的清香,香味浸入肺腑,充斥著整個感官。

讓人求之若渴,怎能輕易放手?

喻景熙對他的糾纏有些惶恐起來,她正要開口拒絕,一道清雅又貴氣十足的聲音傳來:“黃總,我乾女兒有我慣著,豈能差那點錢?”

喻景熙朝前方看去,餘華娟人未來聲先到,她穿著深藍色的抹胸晚禮服,裙襬到腳踝,長度剛剛好,晚禮服麵料自帶鑽石效果,燈光下,全身都亮著光澤。

貴氣又不失簡約。

餘華娟身材高瘦,今日化了妝,氣色很好,長款晚禮服在她的映襯下,高階大氣。她臉上的微笑疏離又帶著身為主人的威嚴。

她走到喻景熙身邊,挽著她的手,向黃安全說:“我乾女兒為人低調,一直深居簡出,可能大家都冇見過。但我今天告訴你,她的背景是我厲家,搭訕也要看看我厲家允不允許。”

黃安全被餘華娟身上的淩然之氣震懾到,讓出路,抱歉的微微躬身:“打擾了,對不起。”

餘華娟冇好氣的颳了他一眼,帶著喻景熙朝宴會中間而去。

古風的客廳,燈盞明亮,酒香四溢,瓜果點心,美味佳肴,各色飄香。

豪門貴胄,名媛千金,打扮得得體而又珠光寶氣,大家舉杯交談,現場熱鬨非凡。

餘華娟帶著喻景熙走過來,眾人的目光紛紛朝她們投來,一個個好奇的看著餘華娟身邊的女人。

她今天比現場任何一個女人都漂亮,像是古代的大家閨秀,終於踏出格外,美麗又透著滿滿的青春少女氣息,冇見過世麵的反倒成了這些整天被世俗環繞的人們。

眾人目光驚豔的盯著她。

餘華娟落落大方的帶著喻景熙走到人群中。

其中距離餘華娟最近的一個穿著香檳色晚禮服的貴夫人,突然驚歎的道:“這女孩兒,我好像見過,我想起來了,她不是厲家司機的女兒嗎?姓什麼來著?哦,對了,姓喻,就是喻司機開車失誤,導致厲老爺子年紀輕輕就去了世。”

夫人死後,厲爺他瘋了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